受傷醫者的病體練習 (Sickbed Practice of a Wounded Healer)

醫療從業久了,看多了大病小痛生離死別,雖然時時有感乃至夢裡相見,卻也不曾到和病家一樣的悲痛。不禁想,如果真的照字面上「感同身受」,沒幾天,遠大的抱負消磨至盡,職涯走不下去。 醫學院的師長講過「疾病劇本」( Illness scripts)的概念,在我們眼前呈現的病徵猶如劇場搬演,醫學記憶宮殿被召喚出,才能提取出診斷。細想背後的喻體喻依,不免對於病家 — 演員這個對映感到愧咎。身為醫者,似乎要在這個「疾病劇本」的明喻中,扮演好置身劇外的劇評觀影人,才能客觀公允地剖析眼前的問題。如此涇渭分明的凝視者 — 被凝視者分界的疏離(Verfremdung),有些人覺得是種冷酷的疏怠,有些則認為是當前問題的疏導。 生重病時,許多人常問的是,「為什麼是我?」但以醫者客觀理性地用機率而論,疾病的出現,毫不意外。就算生活再怎麼規律健康、家族成員再怎麼安泰,差別只是在機率的高低而已,出事的就會出事。 我常講的一句話「每個人都會生病,差別在生的病以及發病時間」,這句話某種程度上安撫了比上不足比下有餘的健康較量。只是對醫療人員而言,太習慣於觀者而非被觀察者的角色,在身份調換之際,還有種令人眩暈的、不可承受的頭重腳輕。

受傷醫者的病體練習 (Sickbed Practice of a Wounded Healer)
受傷醫者的病體練習 (Sickbed Practice of a Wounded Healer)

如何辨識並破解模糊性話術:讀歐威爾《政治與英文》有感

2023前半年經歷一些事,今天讀完歐威爾《政治與英文》,覺得實在太過貼切,開始思考模糊性話術的案例以及預防措施。 模糊性話術背後之目的 常見的模糊性話術俗稱「打迷糊仗」,或有人統稱「講幹話」。有語感的人批判每況愈下的言說是種「語言癌」。 要先說明的是,這些模糊性的話術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。諸如「…的部份」、「幫你做一個…的動作」相較於蓄意的模糊,連小奸小惡都稱不上。 模糊性話術的好處在於很適合用於公開發言場合以避免衝突、總結莫衷一是的對談,以及讓自己可以脫離此段對話。有些人喜歡用這種方式來中斷對話、掩飾自身的無知或缺點、導引到原本對話以外的方向,使得原先需要就細節討論的對話無法順利進行。 話術無正邪之分,最主要的還是看使用者的立場與動機。如果言說者蓄意模糊的背後為的是替施暴者擦脂抹粉,那話術之下即是惡意。 模糊性話術的舉例 情境:甲乙處於約會關係,乙在飯局中大聲斥責甲的友人。 甲:「我覺得你很情緒化,我常感受到你在憤怒與難過之間大幅擺盪。」乙:「我覺得把人標籤成『情緒化』、『易怒』、『沒耐性』雖然方便,但太武斷了。每個人在不同的脈絡下、不同的場景、時機、面對不同的對象,呈現出來的樣態也會不一樣。」 甲:「但我們在面對不同的人的時候,的確可以觀察到那個人『傾向』呈現出什麼樣的狀態,也因此我們會該人形成一個印象,例如『急躁』。」 乙:「我們應該要不斷地有所警覺,自己所見所想永遠不是全貌,因此我們不應該恣意地貼標籤。」 甲:「但我想要和你討論的是,在這件事情上,你的態度『比較情緒化』。」 乙:「即使你用的是光譜式的標籤,也會發現對方不全然是如此,也許可能有不為你所覺察的面,我們在進行這種論述上應該要謙卑。」

如何辨識並破解模糊性話術:讀歐威爾《政治與英文》有感
如何辨識並破解模糊性話術:讀歐威爾《政治與英文》有感